您的位置:首页  »  警花


警花

作者:不详

字数:11248

夜幕降临,一桩罪恶的案件在这个喧嚣的都市悄然发生。案情扑朔迷离,疑 犯是否真的就是真凶?灯火辉煌、霓虹闪耀,这个都市的夜景比白天更加的美丽 。然而就在一个个美丽的夜晚,一桩桩罪恶在悄然的发生,一幕幕让人触目惊心 的场景让人不寒而栗。一辆辆警车拉着紧急的警报声呼啸而过,警笛声划破了都 市之夜的宁静。

凌晨2时15分,一辆挂着警牌的桥车开进了一个小区,「陈局长,今天这 么晚下班啊?」小区门口的保安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恩,最近的工作比较忙啊 !」我用甜美的声音随口答应完后,就把车停好,步进我的温馨小家。

开门后迎面就是一面全身的镜子,我站到了镜子旁边的鞋柜,正想把那一双 黑色高根鞋脱掉,只见镜子中呈现出了一个美人的影像。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高 挺的鼻梁,性感的樱桃小嘴,柔顺的披肩长发是黑色的,头发的末梢随着微风小 幅度地摆动着。还有那一身紧身的黑色jc制服,还有那对性感的黑色丝袜,如 果撇开那嘴角上有点邪气的笑意,堪称完美啊!

我陶醉在我自己的容貌和身段上了,连鞋子都忘记脱了。不过,我可不想做 那西斯第二。那个笨蛋,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爱上了自己,每天茶饭不 思,憔悴而死,变成了一朵花,后人称之为水仙花。嘻嘻,本小姐喜欢的可是百 合花呢!不要再迷恋自己了,好累啊!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先打开热水器,等它升温的时候,把全身衣裳除去,露出我那36d303 5的身材,还有那双修長白皙的美腿,正好水也熱了,于是开始放水洗澡!在水 流的沖刷下,我那双36d的乳房开始略有膨脹的感觉了,而我的下半身也不自 觉的勃起了?没错,是勃起!我的下半身,一个本来不属于我的性器官从我那成 熟的女体下方的神秘花园里穿过,正高昂着它的头颅,而那个小孔里正流出一丝 丝的白色晶莹细线。

不行了,越来越硬了,得找个地方发泄才行了。草草的沐浴完毕擦干身体后 ,我推开卧室的大门,里面的衣帽架上挂着一套小巧玲珑的jc制服,而制服的 主人,正赤裸着身体躺着那张我新买的电动圆床上沉沉地睡着,我轻轻走近后, 亲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并用手把她的双脚分开,并将她的双腿架起,然后一个挺 身把我硬挺的分身插入她的下半身的小穴。

强烈的快感让她从睡眠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我满面的坏笑,只听她娇 斥一句:「姐姐老公就爱欺负人家,这么晚才回来要人家等那么久,不跟你玩了 。」我怪笑一声,加大了抽插的力度,「真的不要吗?我的小宝贝!」

「不要……」她用力抓紧我的肩,咬着牙齿说,「那我出来咯,不跟你玩了 。」

「别!人家是说不要停。」只见她一把拉住我的手,袭击了我的胸部,我顺 势倒在了她的胸部上,兩个人的乳房开始相互磨搽著,而我的手也顺便按动了电 动圆床的开关,将速度调到3级后,不用一会,她就已经娇喘连连,脸带红潮了 ,很快我便在她的配合下交出了我今晚的功课,而她在高潮后便累得继续沉沉睡 去。

看着我身边躺在臂弯中的美人儿,我忍不住又再亲了她一口。然后起来再次 进入浴室清洗我的身体。这次我开着热水器后,并没有急着去沐浴,而是在洗手 盘的水龙头开关附近的一个不起眼的按钮按了几下,只见洗手盘后的那面镜子升 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暗格,暗格里面有一罐药水,我将药水取出,倒在手上均匀 地涂在背后,然后躺进浴缸中泡了一会。

从浴缸中起来时,隐隐约约地看到我的背部居然出现了一条裂缝,出现在颈 椎的地方。开始只有一张签字笔大小,慢慢延长,直到裂到了臀部才停止。同时 ,我的身体开始膨胀,变得宽大肥胖,本是纤秀的手指变得肿大并伸向裂缝。像 脱衣服似的,一双手把那层皮下的另一个人扯了出来。首先出来的是一颗光头, 然后是一张凶悍的刀疤脸,如果这时候有警界中人在场的话,就一定会认出,这 就是警方已经通辑了三年的危险人物——刘枫。

没错,我,今年的z市的警界新星,新任z市警察局长陈慧敏的真正身份就 是警方一直苦苦追查而不得的通辑犯刘枫。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好 久没出来透过气了啊,快连自己的样子是什么样的都不记得了,如果那些高层知 道和他们上床的是一个大男人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看着手上如同真人一样的皮物,我不禁又轻笑起来:「不过阿涛研究出来的 成果也确实太厉害了,连跟男人做爱都分辨不出来,实在不枉费我当年投资的几 个亿啊。这件东西在危难中救了我一命。还给我带来了今天的身份和地位,这笔 投资绝对值了!」

该洗干净自己的身体了,好久没用自己的身体冲过凉了,我拿起花洒开始沐 浴,在袅袅升起的白烟中,勾起了我对这几年的回忆。

警花2

三年前z市的一个夜晚,灯火辉煌,霓虹闪烁,这个喧嚣都市的夜显得比白 天还要美丽好几倍,在这个美丽的夜晚,一桩罪恶正在悄然的发生。

凯豪大酒店位于这个城市的中心繁华地带,这里环境优美,设施一流,是这 座城市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不一会儿的功夫凯豪大酒店的门口就停满了许多的 警车,有一辆警车上坐着三位刑警,他们是队长陈慧敏、队员李晓桃与苗佳,今 晚10点钟,110报警中心接到凯豪大酒店保安部主任李元锋的报警电话,称 一个女子在酒店的客房遭到不明歹徒的强奸。

警车很快的就来到了凯豪大酒店,并且停在了大酒店的门口,陈慧敏等三人 迅速的下了车,等候多时的李元锋一看到警察赶到了现场就立即迎上前去,简单 扼要的说了案情后,便将这三名刑警带到酒店,乘电梯上了9楼的客房部。这时 候客房部李坐着一个女服务员,他看见李元峰带着三名刑警上来,脸上露出了既 兴奋又有些紧张的神情。

服务员名字叫着罗雪,她是第一个发现这宗强奸案的人,据罗雪所说,当时 是9时20分左右,在她经过916房间的时候,看见房门是半开着的,里面还 不不是的传出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她忍不住去敲了几下房门,然后就推 门走了进去,这时候后只见得一个女青年坐在床前的地板上,双手掩着脸面还在 不停的抽泣着。于是罗雪就问这女子是怎么回事?那女子只是轻轻的抬头看了她 一眼,说是自己被别人强奸了,并要求罗雪帮他报警。紧接着罗雪就火速的把这 件事告诉了保安部的主任李元峰,然后就由李元峰报了警。

罗雪把话说完就把万玉平他们几个带到了事发现场的916房间,这是一间 高级的套房,住一天的花费就得要一千二百元,就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的一个月的 工资,住得起这种套房的人,都是那些有钱人。

来到客房里面,里面就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酒味,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还坐在 地板上小声的哭泣着,她背靠着床沿,一头的长发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身上所穿 的丝质连衣裙有被撕破的痕迹,脸上写满了哀伤与呆滞的神情,泪珠还挂在俊俏 的脸蛋上,就如同雨后梨花般,让人顿生怜惜之情。

陈慧敏走到受害者的身边,俯下身子拉住她的手,说:「小姐你好,这到底 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的受害者一下子扑到了陈慧敏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陈慧 敏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的说道:「你不要怕,我们会帮助你的,你把实情 说出来。」慢慢的那个女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她哭哭啼啼的对着陈慧敏说:「 警察小姐,我、我被这个禽兽、给强奸了,呜呜!」

女生一边抽泣着一边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女生叫何洁,在一 间证券公司工作,今天上班的时候,被老板叫了去,说是有个任务要交给她,把 一张支票急速送到凯豪大酒店给一个vip客户。当何洁把支票送到酒店的时候 ,客户却要求何洁陪他喝酒,她不敢不喝更不敢逆他的意。只好强作欢颜的与他 干了一杯。

刘宇生见何洁喝醉了之后就用下流的话去挑逗她。何洁虽然心理面很是不愿 意很讨厌,但是又怕得罪自己的客户因而丢掉自己的饭碗,只好装聋作哑,后来 这个客户就干脆要求何洁与他上床,何洁奋力的去反抗可是还是没有逃脱他的魔 手,那个男人把她捉住以后就直接摁倒在床上。完事之后,那个客户就出去了, 而她就打通了报警电话。

陈慧敏听完以后,心里万般的愤怒。

这时候一个西装笔挺、皮鞋油光可鉴、气宇不凡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房间,他 看见房间里的警察,神色有些惊愕,用疑惑的眼光看向了正在哭泣的何洁。

何洁有些害怕似的想要避开他的眼光,突然害怕的躲在了陈慧敏的背后,怯 怯的说:「他、就是他!陈慧敏一看见男子走进了房间就亮出了自己的刑警证, 大声的说:「我们是刑警大队的,你就是她的客户是吧?」

男子点点头说:「没错,我就是,请问有何贵干?」

「你涉嫌与一宗强奸案有关,我们要带你到刑警大队进行调查。你有权保持 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将会成为呈堂的证供。」那个男子似乎吓呆了,直到 警察把他带走,他才似乎如梦初醒般大叫起来:「喂!你们弄错了吧?我怎么可 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队长陈慧敏说:「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这位小姐说你强奸了她,所以她把 你给告了,我们必须把你带走调查。当然了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 过一个坏人,你有什么话等到了刑警大队再说吧!」陈慧敏说完就把手扣带到了 男子的手上,不理男子一直高呼地叫着冤枉,和队员们一起强行把他带出了房间 。不过她们都没发现,背后的何洁的嘴角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回到刑警大队以后,陈慧敏就陪同何洁去医院找法医检查身体。来到了医院 ,何佳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好像很是害怕进到医院,这时候陈慧敏半是安慰半是 劝说道:「小姐没关系的只要确定了以后,我们就可以有证据把那个大淫虫抓捕 的!」

「警官,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以后的日

子该怎么过啊?」何洁还是哭哭 啼啼的很是无奈与哀伤!

「好吧,没事的只要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听话赶快进去吧?」接着何洁就 在半推半就之中在法医的带领下去接受法医的检查,不一会的功夫检查的结果就 出来了。就在法医的检查报告中,证实了何洁确实有发生过性行为的痕迹,而且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体内残留的*经过dna鉴定,证实是男子本人的。这 时候陈慧敏拿着法医的鉴定报告满是欢喜的告诉何洁,说:「小姐这回你就不要 担心了,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去抓捕他了。」

「可是我以后的日

子怎么过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那里还敢出去见人啊!我 不敢回家啊,如果被家人知道的话,他们不知道会怎么看我呢。」何洁还是有些 委屈的哀叹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有我在你就不用担心,我坚信法律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陈慧敏说着递给何洁一张卫生纸,说:「擦干眼泪,等到明天我们就可以知道 结果怎么样了?现在你就先和我一道到我家去吧!到明天事情水落石出后,我再 陪你一起回家和你家人说明情况吧,相信他们会理解的。」说着何洁接过纸巾擦 干眼泪后就乘着陈慧敏的警车来到了陈慧敏的家里。

夜很深了,可是陈慧敏看着窗外的夜色还是很难以入睡,在她心中老是觉得 有一个疑团解不开,但是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何洁大概是哭得太累的缘故 吧,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看了一眼睡着的何洁,陈慧敏又转身打开门,开 着警车往警察局的方向驰去。

在刑警大队的审问室里面,在昏暗的灯光之下,那个男子镇静自若的坐在椅 子上,坐在他对面进行审问的就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王玉萍和一个做笔录的刑警 队员。然而此时的审问却陷入了僵局,就在这一个几平米的审问室里,突然之间 的沉默让人在顷刻之间仿佛就要窒息似的,队长王玉萍开口了,说:「洪先生, 现在法医的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你还在狡辩什么?」

「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警官,是那个贱人亲自来酒店找我的!是她先主动 。」这时候的那个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接着大声的说道:「而且我要告诉你一 个事实就是那瓶酒就是那个贱人带来的,喝了酒之后,她就开始引诱我,结果不 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把持不住自己,就和她发生那种事了我还要说什么你们才会 放过我?」

「你是个明白人,空口无凭是没有用的,我们讲求的是证据,你说你有什么 证据证明是她主动还是你主动?」王玉萍振振有词的怒道。

「你强奸的证据确凿,你在狡辩也会死没有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慧敏 来到了审问室的门口,突然推开门大声的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陈慧敏在心里当然 不会相信何洁会主动去勾引他,她用她严厉的眼神盯着那个男子!那个男子顿时 觉得似乎有些害怕起来。

「我用的着去强奸这样一个女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那天晚上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上了那个小贱人的当,待老子出去之后我一定 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看着陈慧敏的眼神,那个男子更加愤怒了。

「洪宇,你年轻英俊富有,又是名校毕业的,而且还是嘉华出口贸易公司的 ceo,月薪过千万,你的条件的确是很能够吸引异性,可是这并不就可以代表 你不会是强奸犯!」陈慧敏静静地说道。

洪宇一听到「强奸犯」这三个字顿时也发怒了他冷冷的笑着说:「你凭什么 说我是强奸犯,难道是我强奸你了吗?」

陈慧敏顿时气得满脸通红,他不假思索的,抬手就给洪宇一句狠狠的耳光。 那洪宇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这一巴掌使他原本就很恼火的心情一下子到达了极点 ,他也毫不犹豫的回敬了陈慧敏一个耳光。在场的大队长与笔录员都惊得目瞪口 呆起来,一个被拘留的疑犯竟然敢打警察!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陈慧敏更 是气疯了,她取过一根警棍,准备收拾这个嚣张的强奸犯。这时候幸好大队长王 玉萍把她给拦住了,把她拉出了审问室。

不知道什么时候,洪宇的律师来到了刑警大队,是来给刘宇生做保释手续的 。只见大队长王玉萍在保释单上签了一个名,就同意让刘宇生出了。

正当洪宇离开的时候,还对着陈慧敏轻蔑的笑了一下。陈慧敏看着洪宇扬长 而去,心里面又气又恨又很是无可奈何。很是气愤的对大队长王玉萍说:「大队 长你怎么就这样放他走了,洪宇强奸一事已经成事实了,还要让他保释?」

王玉平叹口气说:「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洪宇强奸了何洁! 」

「那份法医的dna的鉴定报告就不足够证明吗?队长?」

「那份dna鉴定报告只能够证明他们之间发生过性关系,而且我觉得这个 案子还有许多的可疑之处。小杰你就试想一下,倘若刘宇生真是强奸犯的话,他 真的敢打警察吗?而且洪宇在商场上可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论家 产论人品地位,他要找一个比何洁好百倍的女人多的是!此案还需要做进一步的 调查。你记得明天叫何洁来一趟!」

陈慧敏在心里面虽然就认定了洪宇就是强奸犯,但是她一听队长王玉平这样 一推理说来,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没有办法也只好答应叫何洁明天来警局一趟 接受进一步的调查。说完就一个人独自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工作去了。很快就 到了傍晚下班的时分了,陈慧敏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才想起,受害人何洁还在自己 家中等候呢,今天都昏头转向了,都忘记帮她叫个快餐了。嗯,快点回家,然后 带她去吃饭和送她回家吧。

陈慧敏把车停好,推开家中的大门,忽然闻到一种很香的味道,是什么这么 香?新出的香水吗?然后就觉得天旋地转,倒在地上了,倒下前看到的是何洁微 笑着站在她身前的不远处,不过怎么她的笑容这么古怪呢?这是她倒下前的最后 一个念头。

警花3

当陈慧敏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小平房里房间的地 板上,双手被自己的手铐铐住,脚也被自己的皮带绑住,嘴巴里塞着的东西虽然 看不到,但鼻子上传来的是自己下半身熟悉的味道,那应该是自己的小裤裤。

正当陈慧敏在想为什么自己会发生目前的状况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从房 间外远处传来,是高根鞋踏在地上的声音,警察的经验让她判断出,来的是一个 女人。吱呀的一声,小木门被推开了,陈慧敏赶紧闭上了眼睛装作昏迷不醒,只 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呵呵,陈警官,不用装了,我在监控设备里已经 看到你醒了才过来的。」这声音好熟悉,陈慧敏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女子不是别 人,正是被人强奸的何洁,不过此时此刻的她又那里有半点在酒店时楚楚可怜的 模样呢!

只见何洁穿着黑色的长靴,网狀的丝袜,上身是黑的发亮的皮胸衣,連接了 六条吊帶,扣住下方的丝袜,下面没有穿内裤,露出了阴毛包围着的丰满的耻丘 ,有种说不出的淫荡。

「呵呵,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噢,忘记了,你的嘴巴还被带着你的蜜 汁的小裤裤封着呢。让我帮帮你吧!」何洁走近陈慧敏的身边,把她的小裤裤从 嘴中拿了出来。「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道绑架警察是多大的罪吗? 」陈慧敏在小裤裤离开口中的同时问出了这几个问题。

「呵呵,我是一个回来报复的人,绑架警察很大罪吗?我还杀过警察呢,你 忘记了你的父亲和你的哥哥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哥和我爸的死都是你搞的鬼?」

「是又怎样?谁叫他们多管闲事,害得我的兄弟们死的死,抓的抓,这一年 里发生的事情你应该都还刻骨铭心吧!」

陈慧敏的眼中快要冒出火了,她的父兄在一年前破获了一个杀手集团,当时 还因这事连升三级,父亲升为警察局长,哥哥则是升为刑警队长,但不幸也在这 一年里发生。九个月前,父亲出了车祸。被炸得粉身碎骨,尸骨无存,而哥哥在 六个月前,办案的时候被港口吊起的集装箱从高空砸了下来,虽然事后调查结果 都说明是意外,但陈慧敏的心里始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一直在追查事情的真 相。而现在听到何洁亲口承认是凶手,叫她如何不怒火冲天。

「你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你这个冷血的杀人凶手。」

「是吗?我相信不会的,因为我很快就会成为你。」

「什么意思?」

「呵呵,现在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很快你就会知道的。」何洁一边说着一边 走近陈慧敏,看着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越来越近的何洁。

陈慧敏开始害怕了,虽然她是一个警察,但同时她还是一个女人。「你,不 要过来,你这个坏蛋,你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听说你还是处女吧,在你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让我把你变成女人吧 。」(以下以何洁切换为第一人称视角)我弯下腰,从她身上脫下了黑色的警察 制服,里面穿的是一副深紅色丝质胸罩,而她的內褲,早已被脱了出来放在了她 嘴巴上,刚才从嘴上取下来的时候又丢到一边去了。

脱下衣服后,我仔细的欣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的迷人的胴体。从长而光滑 的脖子开始,肩膀、胸脯、小腹、屁股、大腿一直到长长的小腿,构成了一条前 凸后翘的曲线,良好的身段加上光滑的皮肤,看上去确实很迷人。半球形的乳房 比穿衣服的时候看上去要丰滿一些,双乳间有一条很明显的乳沟。腰身纤細,沒 有多余的脂肪,肚脐又圆又深,下身的阴毛成倒三角形分布,很黑很密,其中有 几根長的还弯弯曲曲伸到了大腿根,那神秘的小穴就埋在一堆阴毛里。

淡紅色的乳头告訴我,跟手上的资料符合,应该还没有给男人上过。我伸手 捏了一下她右边的乳房,挺有手感的,应该有36d,然后轻轻地吸着那两颗樱 桃。

「快走开啦,你这个死变态。怎么我全身都动不了啊?」

「忘记告诉你了,中了我的迷魂香后,醒来12小时内是会全身无力的哦, 所以你还是乖乖地由我摆布吧,不要浪费宝贵的力气了。」

随着我的吸昀,她的脸色开始变得潮红,并开始挣扎起来,可是双手双脚的 束缚和迷魂香的副作用让她的挣扎只是徒劳无益。我把她翻了过来,在她屁股的 后面,用一只手轻揉着她的小穴,另一只手从她腋下伸过去,开始尽情的玩弄她 的两粒丰乳。先是像捏面团一样的又抓又揉,接着就开始施展我的摸奶技巧。

这种姿勢下的乳房由于是下垂的,摸起來和平时感觉不一样,边摸边晃很好 玩。我的左手在她的乳房上不停地揉着、摸着,用指头用力地抓捏着,掌心轻轻 的在乳尖上回转,尽量把一整个乳房全部握在掌中。她的乳房很滑很膩,乳头跟 掌心摩擦时有一种湿湿的感觉。兩个乳房轮流的摸,当每次摸到手里的乳房微微 发燙时,就换另一个。

她的兩个乳头受到轮流的抚摸而充血变硬,比刚才要涨出三四倍。在我左手 的撫弄下,她开始情不自禁的轻轻哼了起來。听到哼声,我受到莫大的鼓舞,开 始变换手法,用食指和中指夾着粉紅色的乳头,使劲地向下拉伸,再一使劲,让 乳头靠乳房的彈性从指縫间自己滑出去。

如此几次下来,她的哼声更急促了,我知道她一定是感到了从乳头传來的阵 阵酥麻的快感。我的这一套摸奶手法,在以前玩过的女人身上屡試不爽,不过好 像都沒有她的反应這么强烈。我心說,这才刚开始,就用了一只左手,这娘们已 经开始這麽享受了,骨子里一定就是个騷貨。不过我喜欢。

这时我左手对她乳房的刺激是比较强烈的,用右手在她的腰腹周围进行柔和 的抚摸和挤按,可以消除这种强烈的刺激感带来的紧张。当右手游走到腹部时, 我伸出右手食指按在肚脐下面一点的地方,开始轻轻地上下按动。她的小腹细腻 、绵软,随著我手指的动作,肚脐周围的肌肤也上下起伏。

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接受爱抚,是每一个女人都不能拒绝的。我张开手掌, 按在了她的小腹上,她的阴毛从小腹一直长满腿根,这女人的阴毛还真多。我开 始摩挲著她浓密柔软的阴毛,手一点点地往她的胯间伸进去。这时候我感到她的 小穴已经开始流出了丝丝的爱液。

我将双手从原先的地方抽回来,按在她那两片的屁股上。她的双臀拥有着少 女臀部的年轻光彩,我两个大拇指掐在臀腿的交界处,其余的八个手指抓著她的 两团屁股肉反复地压下放松。

我知道这时她肉体的感受会不断地更加美好,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没尝过 男女之欢的美味,而性经验又不丰富,会非常享受这种为她服务的前戏模式,等 她沉醉於其中,就会恍惚的任人摆布,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当然我这么做自然 不是为了满足她,而是要挑起她的情欲,让她在我的面前完全放开,抛开所谓的 自尊和羞耻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和我的交欢中,让我从身体和精神上都百分之百 的占有她,把她骨子的骚劲全都榨出来。

我的手指边按压边慢慢地往向屁股缝的中心靠拢,慢慢地、轻轻地。这时她 的小穴已流出了爱液,我的手指在她小穴周围不停的来回划著,却不去直接去插 入它,让她由自己的身体来产生快意。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开始不自觉地扭动 屁股,大腿内侧的肌肉也紧张起来。

我知道她的身体已经热起来,在我不停的逗弄下,她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 。我用手指压按住她的小穴,触手处又湿又热,她啊的一声,腰背和屁股挺了起 来。

我顺著向前摸索,隔著内裤用指尖扣著她的小穴,不停的刺激著。小穴上已 经湿成了一片,温湿、嫩滑的手感极为舒服。我又是抓、又是捏、又是揉、又是 抠,一会儿将她的小豆豆扯起,一会儿又将两片肉唇用力地分开。我又将手掌的 下端在小穴的中央来回摩擦,她的身子动了一下,我摩擦的手动得更快了。

「呵!呵!哎!」她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头和肩一扭一扭的,头髮也披散下 来。

这时,我停止左手掌的动作,将中指两旁的手指曲起,将中指尽量地伸长, 顺著她的爱液,十分轻易地滑进了她的小穴之中。

「哎哟!」她嘴里尖叫了一声,我又把拇指按在小穴上,在花蕾的皱褶上轻 轻的画圆。我将中指整根没入小穴后,没有做任何动作,先是把手指泡在里面。 她的脸涨的緋红,额角上冒出了细汗,我伸出右手轻轻的捏著她的耳垂,再叉开 手指温柔的梳理著她的头发,让她在享受性快感的同时注意到我的存在。

她的气喘越来越粗,我逗她:「舒服吧?」

「哎......痒啊......」

「要不要替你止止痒?」她拼命的点头,屁股也急不可待的向后靠。

我将中指在她紧窄的的小穴中不快不慢的抽送起来,一边定睛注视著她的动 静。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表情,皱起眉头,仰著娇脸,小嘴半张开,嘴唇颤动著 。我把另一隻手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边,她马上把它含了进去,忘情的吮吸起来。

一会儿,我将食指也捅进了小穴,里面顿时被扩大了。我用中指开始狠狠的 抽送起来,「哦┅┅哦┅┅不要┅┅啊┅┅啊┅┅」嘴上说不要,屁眼里的手指 抽送得那么舒服,她能不要?她要的,她还要更多,欢快摇动著的屁股说明了一 切,她的身体不会说谎。

我适时的再将食指加入,现在有两根手指在插她的小穴,摩擦更为痛快,她 会有更充实的感觉。其实如果有足够技巧的话,指奸比正常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能给女人带来 更多的快感。虽然手指没有阴茎粗大,但它的灵活性能对阴壁作各种细緻的、阴 茎无法做到的刺激。

她此时的感觉也逐渐进入了顶峰,爱液像是忘了拧紧的龙头一样,不断的渗 出来,所以每当指头插拔之间,都会渍渍地响著。这时如果我继续抽插的话,她 很快就能达到高潮,我没有这么做,而是将手指从她潮湿的小穴中抽了出来。

呵呵,是时候把我的宝贝拿出来了,我把内裤脱下,把手伸进我的小穴里探 索,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凸起的存在,我用力一拉,玲瓏有致的女体下出现了一根 猛男专属的六吋长的粗壮阳具,这时候,我的宝贝也已经翘的又直又高了。

我把她的双腿分开。跪在她的身后,一手摸著她的臀部,另一手则握著龟头 对准了小穴,我并没有直接将阴茎插入,只是在她的小穴轻轻的摩擦。「这是什 么?」

「能让你快乐的东西。」她全身紧张的抽紧用力,爱液也溢满了穴口。我看 到她的爱液淋漓,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细腰,屁股用力一顶, 整根阴茎没入了她的穴中。她感到一阵带著爽快的刺痛,忍不住叫了出来,我见 状更加强抽插的动作,每一次都插到底。随着我的抽插,她的下身留出了点点红 色,果然是处女。

「啊,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的?」

「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她像母狗一样趴在我面前,背部的曲线看上去 很美,加上浑圆的屁股,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也兴奋不已,我连续猛插到底五十 余下,让我等待了很久的宝贝先享受一下。让阴茎从身后插入,双乳被揉搓,小 穴受到摩擦,不停的溢出爱液,她一边呻吟一边前后晃动著屁股配合我,由於我 充分的前戏,她很快来到了高潮阶段,只想享受这份快感。

毕竟不是每个人的第一次这样享受到真正的性高潮。我知道此时的她已经意 乱情迷,不过作为一个女警,最后残存的一点羞耻心还在抵抗著,不肯毫无忌讳 的表达肉体的快感以及心里的感受,轻声的呻吟还刻意压抑自己的叫床声,深恐 别人听到。其实她身体的反应和那种发自内心的呻吟早就告诉我,她正处於极度 的快感之中。

我知道怎么让她抛掉最后的伪装,我放弃了猛冲猛打的方式,採用有节奏的 抽插,注重每一下的质量,同时用双手替她从脖到腰作背部的按摩,还时不时地 吻她背上的肌肤。她的感觉就像冲浪到了浪尖又开始慢慢的下滑,於是表现得更 加卖力,努力想找回刚才的感觉。我用按摩手法让她放松的目的,就是为了分散 她的感觉,让她为了要达到高潮,肆无忌惮的彻底放开。

呻吟变成了尖叫,屁股的晃动幅度更大了,我感到了她体内的火焰在上升, 於是凑上去吻她的头髮、耳垂和面颊,两只手大力的揉捏著乳房,整个身体紧紧 地环抱住她。这时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一边用手去理她的阴毛,将几根长 长的阴毛缠绕在手指上轻轻的扯动,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要是觉得舒服就 大声喊出来,没关系的。」刚说完,我就使劲的抽插起来,房间里都是叭、叭我 的睾丸打在她小穴上的声音。

在我的双重攻势下,她彻底崩溃了,生理上的快感压倒了一切,放声浪叫, 浑身颤动,尽情享受起被干的快感来。她的放声浪叫,刺激了我的感官,更加猛 力的干。不久后,她的身体挺直,出现了快要高潮的波涛,但我一发现这种情形 ,立刻拔出肉棒。粘粘的爱液拉出一条弧线,好像留恋不捨的样子。「哎呀.. ..为什么....」从鼻孔发出哼声。

这也难怪,我停止了抽插,这使得她快要到射精前忽然失去充实感。我把她 翻了身让她躺在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又把钢铁般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里。 「来了、来了!」肉棒进入小穴时,她的小穴用猛烈收缩作為回应。「啊!啊! 」受到我的猛攻,她完全无法抗拒,不停的摇摆头发,为快感流著眼泪、扭动肉 体。

我毫不留情的向小穴深处插入肉棒,抽插的同时加上旋转。「我要死了、快 给我想办法吧!」她做出真像快要死的表情,用呜咽声大叫。

此时我的嘴像蛇一样露出舌尖靠过去,技巧非常高明在接吻时,也不断的使 用双手轻柔的抚摸她的乳房或小穴。对她来说,接吻时间长的像永远,开始全身 紧张的从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她伸出粉红色的香舌,在嘴外和我的舌头缠绕。 我的手揉搓著她丰满的乳房。一面亲吻,一面猛干,从她被我封住的嘴角漏出哼 声。

她竖起膝头,脚尖拼命用力,光滑的大腿上满是自己的精液和汗水,不停的 颤抖著。「骚女人,你要射了吗?」我心里这样喊著。我露出胜利的淫笑,用猛 烈的抽插使她的身体振动。此时两个人的嘴离开,粘粘的唾液连成一条线。

我全力冲刺的干著她,就在这刹那,她大叫起来:「啊!喔!」我看到她潮 吹了。这时候我的屁股也开始猛烈抽搐,看到她的射精我也忍不住了,深深的吸 了口气,一下子将龟头推到小穴的最深处,浑身一颤,精液火热的喷入了她的子 宫里了。

「啊!呜!」她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身体,享受这射精后的餘温。

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儿,「是时候做正常事了。」我提醒自己,拿出迷 魂香在她鼻子下闻了一下,她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了。我走出门外拿出了我放在门 外的公事包,从包里拿出了一瓶药水。把她的手扣解开后,把她抱进了淋浴间。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2012-4-16 00:38 编辑 ]